当前位置: 首页> 中国足球

专访|世锦赛金牌到手后,梁瑞还想破一次世界纪录

发布时间:20-05-22

梁瑞

成为中国竞走队的领军人物之一。图/视觉中国


9月29日,2019年多哈田径世锦赛女子50公里竞走比赛,梁瑞为中国代表团赢得首金,同时也是中国田径史上首枚女子50公里竞走世锦赛金牌。10月7日,这位甘肃姑娘载誉返乡,受到了定西市岷县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,迎来一年中难得的短暂假期,她也希望多多陪伴在父母身边。


2015年首次入选国家竞走队,2017年底改练女子50公里竞走,梁瑞先是在去年破了世界纪录,今年又成功拿到世锦赛金牌,25岁的她已然成为竞走队的领军人物之一。日前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,梁瑞给明年定了两个小目标,“明年的团体世界杯,希望再破一次世界纪录。还想尝试下20公里的选拔赛,冲击下奥运资格。”


特殊天气保守战术

30公里处冠军稳了


新京报:从拿首金到现在,过去十几天了,应该得到了很多的祝贺,还会经常想起夺冠那一瞬间吗?


梁瑞:我自己倒还好。因为我们这边是小县城,还没有出现过这种特别荣耀的事情。回来那天,很多人在火车站接我,最近家里人也特别多,亲朋好友都来祝贺,所以还是会时不时提到世锦赛的经历。


新京报:多哈的高温高湿天气是不小的挑战,当时教练赛前给你布置了什么样的战术?


梁瑞:因为特殊的天气,教练的安排肯定保守一些。他告诉我前面要慢,后面再看情况,先保证完成比赛。那样的天气确实不允许我们走出什么样的好成绩,先确保完赛,然后在能力范围内争奖牌。如果情况允许,再去争金牌。


新京报:自己赛前有没有信心夺冠?


梁瑞:我觉得那种天气不仅我一个人难受,大家肯定都不适应。因为赛前的训练很系统,准备很充分,教练对我比较有信心,我也觉得只要正常发挥肯定没问题。教练的计划,我最终完成了95%吧,过程基本在预期内。


新京报:几位国外选手包括另外两位中国选手实力也不差,有给你带来压力吗?


梁瑞:刚开始出发大家都在一起,走得很慢。很快就剩我们4个人了,卫冕冠军亨里克斯、一位意大利选手、李毛措和我。比赛期间,听到她们的呼吸很喘,脚底下的节奏有点乱,我感觉两个国外选手肯定坚持不了多久,后程的唯一对手就是李毛措了。


新京报:大概从多少公里开始,感觉这块金牌稳了?


梁瑞:她(李毛措)在中途一直在尝试往前走,拉开差距,我就反复追上她。走到20公里,她的体力慢慢不行了。到了30公里,我俩差距已经很明显了,当时我的体力还非常好。当时就想,冠军肯定没问题了。不过,我还是要保证顺利完赛,因为才30公里嘛,后面20公里说不定会出现什么问题,所以一直在保存体力,把最后20公里走好。


梁瑞夺得

多哈世锦赛

女子50公里竞走冠军。图/Osports


庆幸提早适应多哈

感谢刘虹让出名额


新京报:你和杨家玉是最早一批抵达多哈的队员,提前的适应性训练对自己的发挥帮助大吗?


梁瑞:刚去多哈前两天,专门把训练安排在比赛时间前,晚上11点左右,每天10公里。当时走下来头晕恶心,特别难受。而且每公里走6分钟左右,基本算得上散步了。10公里已经这么难受了,50公里我怎么走?一开始很抵触,但后面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,各方面适应很快。比赛真正开始的那天,看到赛道边上那些灯光,我甚至感觉非常兴奋。早去几天还是有好处的。


新京报:比赛结束后,张阜新教练怎么评价你的表现?


梁瑞:教练对我还是比较满意的,因为没有出现什么问题,顺利完赛了,也帮助中国队拿到首金。包括田管中心的各位领导,也一直在赛场督战,赛前准备活动时就在现场了,一直等到比赛结束,赛后和我说了很多祝贺和鼓励的话。


新京报:这次参赛还是比较波折的,之前选拔赛没有发挥太好,最终能够递补参赛,具体情况是怎样的?


梁瑞:对,选拔赛确实是出了一些问题,比赛当天早上吃饭没太注意,比赛期间吐了,有点胃痉挛。后面根本没法走,最终没进前三拿到名额,还是挺遗憾的。最后虹姐(刘虹)把这个机会让出来了,她选了20公里之后,50公里多出个名额,领导们考虑到各种情况,最后把名额给了我。


新京报:名额失而复得,是不是格外珍惜这次机会?


梁瑞: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确实很激动。突然又给我这个机会,我非常珍惜,当然也感觉到不小的压力。毕竟肩上的责任更重了,我觉得肯定不能让大家失望,后面的训练也练得比较辛苦。


新京报:这次世锦赛没再出现选拔赛时的意外,大赛前是怎么调整身体状态的?


梁瑞:人的身体不在最佳状态时,再去大运动量训练或比赛,到达极限时就是会吐。按我们的说法,就是顶到了,到了那个点,身体受不了肯定会有反应。另外就是要注意饮食,备战大强度比赛时,尽量吃些容易消化的东西。


梁瑞

希望明年再破一次世界纪录。图/视觉中国


明年再破世界纪录

冲20公里奥运资格


新京报:接下来什么安排,大概什么时候开始恢复训练?


梁瑞:大家都差不多,我也是休息半个月左右。假期结束就去秦皇岛了,进入下一阶段的训练,过渡一段时间再进入冬训。


新京报:奥运会没有50公里竞走,之前你提到要回到20公里竞走,具体怎么打算的?


梁瑞:很简单,明年就是奥运会了,还是想为了参加奥运尝试下20公里。


新京报:这种转变从冬训就开始了吗?


梁瑞:冬训还是以50公里为主,暂时不会变。因为明年还有竞走团体世界杯,教练还想让我破下50公里的世界纪录,他觉得我有这种能力,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。明年的世界杯在白俄罗斯举行,当地的5月比较凉快,气候比较舒适,对运动员的消耗小,很容易走出好成绩,我也想为了破纪录好好准备下。


新京报:20公里和50公里的训练具体区别在哪里?


梁瑞:我是2017年12月从20公里转项到50公里,大概适应了1个月。正常来说,就是训练量和训练强度的改变。如果是20公里,它的训练量比较小,但是训练强度比较高。50公里的训练量比较大,平均速度会比20公里慢一些。不过,总体上差别不太大。


新京报:20公里项目有刘虹、杨家玉这些名将,会担心内部的激烈竞争吗?


梁瑞:和她们相比,我的速度确实有不小的差距,但还是要给自己一些信心,并没有担心吧。自己努力了就好,有能力就去奥运,没能力也没办法,没有想那么多,尽力而为就好。


新京报:明年的奥运会,给自己定了哪些小目标?


梁瑞:首先是明年的团体世界杯,希望再破一次世界纪录。还想尝试下20公里的选拔赛,冲击下奥运资格。咱们国内的竞争确实很大,她们几个水平非常高,即使这样,我还是想尝试下,能选上更好,选不上我也没有遗憾。


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

编辑 王希翀 校对 李立军

上一篇: 巴图姆:帕克是NBA最强两人之一 欧锦赛有隐藏强敌
下一篇: 浦和红钻捧起天皇杯,明年亚冠与国安同组